地方资讯

广东 “12221”市场体系获央视《经济半小时》报

发表于: 2021-10-24 

  8月20日,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深度经济观察栏目《经济半小时》播出《广东:变革卖出“全球果”》,聚焦广东农产品销售奇迹。节目中介绍,2021年,广东的荔枝产业,交出了一张卖遍全国、卖遍全球的产销答卷,出口量达到2020年的4倍和2019年的6倍,在有的国家还卖到了折合人民币100元/斤的高价。市场人士感叹说“今年的荔枝,广东人卖出了中国制造的水平”。

  大暑节气前后,正是广东龙眼大量上市的时间。龙眼在广东已经有2000多年的种植栽培历史,随着高州32万亩龙眼相继成熟,这个小小的县级市将收获20万吨果实,占到广东全省龙眼产量的五分之一,眼见着果实的成熟,全国甚至全球的采购商,闻风而动,聚集到了高州。

  和过去的农产品销售方式不同,今年高州市政府在当地的一家酒店设置了采购商服务中心,由农业农村局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待。在这里,前来采购龙眼的经销商,不仅可以得到免费的住宿,采购需要了解的各路信息,政府部门都是有求必应,有问必答。

  在现场前来入住的采购商表示:“我在这一行做了十年,以前都是靠自己去找,现在跟着当地的农业局和农业厅,帮我们采购好的货源,帮我们做好冷链、运输,帮了我们很大的忙。”

  政府指定宾馆,亲自接待,卖货找局长,随时电话沟通,广东田间地头里创新的销售方式,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。不仅如此,这本由当地农业农村局专门制作的采购指南,更是直接为采购方和优质果源之间架起了桥梁。

  农业农村局的服务,拉来了四面八方的采购商。这让当地农二代李益赶上了从业三年来最忙的一个采摘季。在政府的展会上,当地的年轻人农二代还认识了做水果外贸生意的中间商,其中有人不仅第一次把龙眼出口到新加坡和欧美市场,在此之前,还将自家的荔枝也卖到了海外。农二代何辉亮介绍:“通过广东省12221行动,之前我们高州请全球人民吃荔枝,现在我们高州想请全球人民吃龙眼。”

  请全球人民吃荔枝和龙眼,高州人的底气究竟来自哪里呢?交谈中,这些农二代们介绍的最多的,就是广东省农业农村厅从2019年开始推行的一个叫“12221”的农产品市场体系。

  所谓“12221”,指的就是建立“1”个农产品大数据平台,以大数据指导生产引领销售;组建销区采购商和培养产区经纪人“2”支队伍;拓展销区和产区“2”大市场;策划采购商走进产区和农产品走进大市场“2”场活动;实现品牌打造、销量提升、市场引导、品种改良、农民致富等“1”揽子目标。

  帮采购商找最好的货源,在采购销售中当最好的服务员,在来年的种植品种和规模上,给种植户和经销商当最好的领路员,三个角色,合为一体,亲自上阵的广东农业部门,给所有人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惊喜。

  让农业从业者称赞的12221市场体系是什么?镜头要转到高州西南方向200多公里的徐闻县。2018年徐闻菠萝也经历了滞销。在正常年份,最晚五月初,广东的菠萝销售就进入尾声。然而这一年,一直等到了六月盛夏时节,在徐闻县最大的菠萝交易市场里,果农们依然还在苦苦等待买家的到来。也正是这一场滞销,成了催生12221市场体系的原因。

  果农们卖果之后的余钱都习惯存进镇上的邮政储蓄银行,就在2018年,徐闻县曲界镇的全年存款比上一年减少了12.3%。

  甜蜜的果实因为滞销而苦涩,广东水果的遭遇并非个案。就在徐闻菠萝和高州荔枝遇冷的2018年,改革开放以来第20个指导“三农”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发布,文件一针见血地指出要“更好发挥政府作用,推动城乡要素自由流动、平等交换”。历来敢为天下先的广东,能否摆脱农产品“丰产不丰收”的魔咒,为农民增收做一次实实在在的创新呢?这是广东必须面对的一道考题。

  2019年春节刚过,黎小军就被派到了徐闻,当时还是广东省农业展览馆副馆长的她,还带领着一个包括电商平台、媒体在内的工作组。在省农业农村厅的谋划里,这次特殊的行动,将实践创新出广东农产品销售的一场风暴。

  推行一场改革,最核心的,首先是要推动改革者自身的改变。前往徐闻县解决菠萝卖难的农业部门工作人员意识到,省农业农村厅这次主导的,是一场政府部门职能深度延伸、工作深度拓展的改革行动。但刚一开始,当地的很多干部却并不理解。

  比起为什么要改,更让徐闻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黄家团疑惑的,是怎么去做。在省农业农村厅这次搭建的工作组里,除了像南方农村报这样能为菠萝营销宣传造势的媒体之外,还有一些黄家团闻所未闻的社会力量。一亩田是一个互联网农产品电商平台。其实,不光黄家团对它感到好奇,就连一亩田的负责人刘志嘉自己也感到新鲜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跟农业部门直接合作。

  电商的大数据让徐闻县的菠萝第一次对接上了全国的市场,这正是广东省农业农村厅推行“12221”市场体系中的“1”所指的农产品大数据平台。认识了全国的市场,下一步就是要让全国的市场,来了解徐闻的菠萝。2019年3月,工作组成员各显神通,从全国各地邀请到超过300名专业采购商,召开了徐闻历史上第一次,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菠萝产销对接会。

  农业部门工作人员兼职农产品的产销服务员,广东省农业农村厅的改革,在徐闻打响了第一枪。火爆的产销对接大会,拉开了徐闻菠萝热销的帷幕。这一年,曲界镇里一度冷清的邮政储蓄银行,生意又红火起来,光在2019年第一季度,这里的净存款就超过了1亿元,而整个2019年的存款增幅更是超过20%。

  “12221”模式在徐闻初战告捷,并且持续发力。如今曲界镇传统的菠萝交易市场,这片几百亩的土地,几乎已经荒废。站在这里很难让人相信,就在三年前,每天都停满了几百辆货车,无助地等待着买家的光临。

  徐闻菠萝的营销,是广东农产品交易改革跑出的“第一棒”,随后,荔枝、龙眼、柚子等水果一棒接着一棒的奔跑。丰收年果子贱,农产品销售难的怪圈,终于得到破解。

  广东省委党校(广东行政学院)教授陈述说:“原来的政府是管理式的,服务职能是十八大以后非常大的转变,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尝试的改变开创了先河。”

  12221市场体系在菠萝上成功以后,广东省就将它推广到更多特色水果的销售商,这其中就包含荔枝。2021年,广东荔枝的产量高达147万吨,创历史新高,但销路遍布全球,价格十分坚挺。今年荔枝的采摘销售已经结束,广东省高州市沙田镇永乐村村民刘子雄30多棵黑叶荔枝卖了1.2万,对收入非常满意。但实际上,就在三年前,他还打理着另外半面山坡上的200多棵荔枝树。

  刘子雄介绍,2018年荔枝仅仅卖到7毛8毛一斤,到最后没人要了,从树上掉下来,就放在地里。2018年也是广东荔枝的丰收大年,高州当年的产量和2021年基本持平,但产值却仅有今年的六成多一点。回忆起曾经的那一幕,刘子雄至今依然伤感,果贱伤农,他最终放弃了这片已经倾注了三十多年心血的荔枝林。“打击很大,种了没人要,很多人都出去打工了。”刘子雄回忆起当时的情况。

  “以前我们手上没有资源,也没有资金,各种人脉关系也没有,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去做。”高州市农业农村局市场信息股股长邬飞儒说。农民受苦,农业部门的工作人员心里也不好受。按照传统的政府职能分工,农业部门只管种植,看着农产品滞销,痛心不已,但分工的限制,大家也只能是有心无力。

  12221市场体系将销售任务明确给了农业农村部门,明确了职能,给足了经费,带给基层工作人员更多地机会和压力。“现在政府给钱去做了,如果没有达到效果,心理压力会比较大。”邬飞儒介绍。从2019年推行“12221”体系以来,他和同事们不仅要跑田间地头,还要跑天南海北的各大展会,就是为了将荔枝销售出去。

  在荔枝出口上,广东省也往前迈了一大步。当广东省农业农村厅主动联系到做荔枝出口生意的陈耀华,说明来意时,陈耀华真正感受的,是对政府改革行动的意外和惊喜。很快,在广东省农业农村厅的指导下,陈耀华的公司和其它六家荔枝出口相关的公司,迅速组建了中荔集团,2019年当年,新公司的荔枝出口量,就占到全国的六成。改革整合了商业资源,开拓的新市场,迅速给广东的果农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。

  2021年,广东荔枝的宣传片亮相美国旧金山、加拿大温哥华、阿联酋迪拜、韩国首尔等10个城市地标,“中国广东荔枝全球分享品鉴会”活动也相继在全球多地举办。 “广东喊全球吃荔枝”的响亮口号,让广东农业走到了一个更广阔的市场,截至2021年6月,广东荔枝的“出海”版图已覆盖全球六大洲,进入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水果市场。这让全球消费者都熟知的中国制造里,第一次有了中国的农产品。“先从荔枝做起,以后慢慢让更多新鲜水果进入到不同国家的市场,让他们的消费者领略到岭南佳果的风味。”广东省贸促会境外经贸代表处事务部温智尧说。

  2021年,广东荔枝的给“荔”故事已经告一段落,眼下龙眼又开始在全球范围内“龙”重出发,广东柚子、香蕉、柑橘等代表产区又陆续发布了今年“12221”品牌营销行动计划。广东水果出海的背后,是广东农业部门自我职能的深刻变革,这就是中央关于政府“服务+治理”执政理念的一次具体实践。改革就是生产力,为老百姓的福祉而破旧立新,是国家各项改革行动始终遵循的一条基本原则,我们为广东农业部门的自我改革,叫好,给请全球消费者吃广东荔枝的中国故事,点赞。